三江大地上的“马永顺”--杜正秋

页面功能 【字体: 】【 关闭窗口
作者:孟祥贵 记者 张晓明孙继承 填加时间:2009-04-07 14:38:21.0
文章来源:

 

     初春的建三江垦区大地还是白茫茫的一片,杜正秋和往常一样在树林里修理着枝桠。记者说明了来意后,杜正秋显得有些紧张和矜持,我们的采访就在这里开始了。

     杜正秋,高高的个子,言语不多,今年49岁了,但看上去要比同龄人苍老许多,布满皱纹的脸上显露出更多的憨厚质朴,熟悉他的人都称呼“老杜”。

     1985年,杜正秋从人人羡慕的农场机务工岗位上,大胆地交上了“停薪留职”报告,在众多人的猜疑目光中,高息借贷1.5万元,承包农场26作业站的400亩荒地,来实现自己多年要拥有一片林地的梦想。 

         带着希望,老杜荒地造林 

     20多年以前,在建三江垦区农场鼓励职工承包低洼地植树造林,恢复植被。杜正秋也因此成了敢“吃”螃蟹的第一人。其他职工看到一片片不毛之地都头痛,可在杜正秋的眼睛里却是一片绿油油的“希望”。杜正秋高兴了好一阵子,觉得有用武之地,只要坚持下去,当一个家庭林场场长梦想就能变成现实。

     当时,农场对贷款、排水、苗木等都不能及时提供,唯一的优惠条件就是允许一边植树,一边在林隙间种粮食。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,老杜没有讲任何条件,动员自己的60多岁的父母和家人齐上阵,拿出了“愚公移山”的精神,肩扛手刨,熟化地,半夜里起来挖坑植树是家常便饭,夏天蚊虫叮咬,冬天雪没膝盖。第一年180亩林地全是手工作业一锹一锹挖出来的。为了维持生活,老杜一家一边植树,一边在防火隔离带等地块种粮、种菜。

    刚开始造林时,由于水利不配套,道路不通,无资金、无技术、无经验,地势低洼造成了栽了一批,淹死一批,反反复复。2年的杨树、3年的樟子松都被淹死过。眼看到一天天长高的小树,枯黄了,自己和爱人不知哭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 老杜遇到技术难题时,得到了七星农场林业科的大力支持。他又买了很多书籍,白天在地里植树,晚上学习,得知这是杨树和松树抗涝能力弱后,他便和爱人决定自行挖排水沟,这一干就是坚持几年,有时间就挖排水沟,他脸黑了,人也累瘦了,看到荒芜终于渐渐变绿,疲倦的脸上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 老杜说,困难时,有几次也不想干了,想卖掉算了,感觉自己当时的承受力比一个树苗抗自然的能力还要小,还要脆弱。可回到家里睡两天大觉后,想一想还得干,把树栽起来,这是我一生的梦想!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执着追求,老杜苦着累着 

    每年到春夏之际,为了防止虫害蔓延,杜正秋背着30多公斤重的药桶,每天要喷10多桶。有一年,十几天下来,因劳累过度加上药物中毒,他住进了医院。为了栽植松树,杜正秋承受着腰腿痛的折磨,硬是靠跪着、爬着把松树栽上。 

    记得那是刚入冬的季节,他新建的房屋里,墙上是用手摔上去的大泥,疙里疙瘩、湿淋淋的,整个屋里没有一点干地方。年迈的母亲烧炕,父亲到林子里拣一些木棍搭铺,好有个休息的地方。晚上,躺在铺上就可以看见从墙壁的缝隙透过来的星光和月光。 

    造林点距建三江局址70里地。有一年初冬,刮着西北风,老杜买完机械配件骑摩托回植树点,走着走着脚就失去了知觉,自己意识到不能再骑了,如果再骑就有冻坏的可能。只好扶着车漫漫恢复脚的知觉,然后推着车走,等走热了再骑,这样到植树点时,天已经放亮了。 

    为了节省资金,老杜骑摩托车回建三江买配件,正敢上小雨夹雪,到商店后,下不来车了,裤子冻硬了,只好用手砸软了,才下来。 

    20多年过去了,类似这样的苦吃了多少,自己都记不清了。 

    提起自己的父母,老杜心里很不是味道,很过意不去。今年父母都80多岁了,还在造林点上帮助忙碌着。其实他们从60多岁就来到了这里帮忙。20多年没有电,每天都是油灯、蜡烛伴着夜晚,过着世外桃园的生活。做饭烧出的草木灰不能向外倒,怕引起火灾,只好放在指定地点晾透后,再仍掉,孩子不知深浅,自己在家里把手插在灰堆里了,把两只小手烫起了水泡。 

    春天风大,皮肤都是干裂的。每年的春季植树季节,都是最辛苦的时候,由于地势低洼,拉树苗的车进不去,只好用人工扛送,浑身都是泥水。怕误了农时,影响树苗的成活率,起早爬半夜的,尽可能的多载上一些树。有一次老杜早上起来开四轮干活,在四轮车上睡着了,四轮车钻进了树林子里,柳条子把他抽醒了,才意识到自己在干活,现在回想起来都后怕——这要是翻在水塘里怎么办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生态三江,老杜希望所在 

    由于没有外力的帮助,老杜只好采取滚雪球式的发展模式。经过辛勤的劳作,老杜一家人把4000亩荒地全部披上了绿装,开始走上了循环经济的良性发展道路,有了边生产边自救的能力。 

    这时,老杜造林上了“瘾”,在原来承包400亩的基础上,1997年又“借”钱租赁了五荒地3800亩,这样在三江大地上一个初具规模的家庭林场出现了。 

    为了造林,老杜到处借钱,一开始亲戚朋友还很支持。后来一看造林没有效益,年年往里扔钱,也见不到回头钱,日子越过越紧巴,就都不再支持了。老杜只好向社会上高息借钱,由于老杜讲诚信,后来很多人都愿意把钱借给老杜。 

    农场有些好心人建议老杜把树刨掉算了,还是种地来钱快,也不用遭这个罪,生活条件比现在要好的多,几年时间成为百万富翁不成问题。可老杜没有被眼前的利益所动摇,默默地这里坚守着这份清贫。25年间,无论是炎热的盛夏,还是凛冽的寒冬,除了办事,杜正秋始终守护在田间地头的每一片林带,一棵一棵地修护。

    2006年国家和农垦建三江分局支持植树造林的优惠政策,犹如一屡春风,使老杜又增添了希望和力量,他又与农场续签了造林合同。现如今,拥有8000亩人工林的老杜已经变得“家大业大”了。然而,老杜一家人却仍普通过着清贫的生活。老杜粗略地算了一下,自从造林以来,边种地,边投入,仅植树一项就投入400多万元,水利投入200多万元,一直没有伐掉一棵树,没有见到一分现钱。 

    目前,在老杜的林场里,成了野生动物们的乐园,喜鹊、野鸡、狍子,黄鼠狼、狐狸等纷纷来到这里安家,老杜也成为了他们的主人,老杜与他们成为了“好朋友”,告诉家人和雇佣的工人不允许有伤害他们的行为。老杜对记者说,你对这些动物友好,它们都知道,这里黄鼠狼、狐狸很多,多年来,家里养的小鸡一个也没有少过,真正达到了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意境。 

    25年里,因为造林,老杜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;因为造林,老杜超负荷透支了体力,落下腰腿痛、关节炎和胃病;因为造林,老杜饱尝了脆弱和无助的滋味,但他却坚强地演绎着所钟爱的造林事业。 

    据七星农场林业科负责人介绍,老杜造林不能简简单单算经济帐,要算生态帐,8000亩林地三江地区植被恢复有一定的现实意义,为我们建设“绿色米都”,提供一个有力的生态支撑,他是我们垦区上新时期的“马永顺” 。 

    在采访结束后,老杜正在谋划种植林下刺五加、五味子、西洋参等经济作物,对修剪下来的枝桠材进行粉碎、深加工,走一条循环经济的发展之路。 

    梦想与追求。25年,老杜把大好青春年华都放在这片充满希望的事业上。25年来老杜造林8000亩,不能说是个奇迹,但能执着地追求,不言悔,实属不意。其实,老杜不“老”,在他的心中正在生长着一棵棵枝叶繁茂、一片片郁郁葱葱的树木,装扮着生态三江、绿满三江的千秋伟业,这就是三江大地上新时期的“马永顺”。

 

 

 
   
COPYRIGHT (c) 2005 HLJGH.ORG ALL RIGHTS RESERVED
黑ICP备05004175号
整形 整容整形问问整形问答导医网